期货股票配资炒股_手机配资软件_安全配资app推荐

中经评论:红海危机扰乱粮食贸易秩序

海洋运输是全球粮食贸易的命脉,一旦遭遇地缘政治冲突,就会变得脆弱不堪。红海危机爆发以来,全球粮食贸易被扰乱,欧盟和黑海地区的粮食经红海出口亚洲和东非受到影响,加剧了市场对全球粮食安全的担忧。

红海不是粮食主产区,但是却能扰动全球粮食市场,这是由红海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的。红海是位于非洲东北部与阿拉伯半岛之间的狭长海域,西北面通过苏伊士运河与地中海相连,南面通过曼德海峡与亚丁湾相连,是全球重要的粮食贸易通道之一。1869年开通的苏伊士运河大幅度缩短了欧亚非三大洲之间的远洋航运,被称为“世界航道的十字路口”。

受红海危机影响最大的是欧盟和黑海地区的粮食出口。每年从欧盟和黑海地区经红海运往东非和亚洲的小麦约有4200万吨,占全球小麦贸易量的五分之一。在红海航运受阻的情况下,为了避免被袭击和劫持的危险,全球多家航运巨头的运粮船选择南非好望角航线,导致航运里程增加、运输成本增加、交货时间推迟等一系列问题。世贸组织1月18日发布的报告称,受红海危机影响,今年1月上半月,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小麦运输量下降近40%,小麦供给东非和亚洲市场的节奏明显减缓,但尚未对东非和亚洲的小麦交付总量产生重大影响。

目前来看,红海危机主要是增加了粮食运输成本,对全球粮食市场供需的影响较小,对竞争格局的影响较大。从全球粮食供需看,预计2023至2024年度全球大豆、玉米产量分别达到4亿吨、12.2亿吨,同比分别增产2819万吨、6371万吨;小麦产量7.82亿吨,同比减少751万吨,但仍为历史次高水平。全球粮食增产,而全球经济恢复不及预期,粮食需求下降,全球粮食供需相对宽松,这也是2023年以来全球大豆、玉米和小麦价格下行的重要原因。值得注意的是,欧盟和黑海地区小麦航运成本增加、价格竞争力下降,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小麦出口国的小麦价格竞争力就会提升,未来世界小麦出口竞争会加剧。

红海危机对我国粮食进口影响非常有限。这是因为经过多年苦心经营,我国已经构建起粮食进口多元化格局,全球粮食供应链韧性进一步增强。2023年我国进口粮食再次突破1.6亿吨,同比增长11.7%。从进口结构看,进口粮食品种主要有大豆、玉米、小麦、大米等,其中,2023年进口大豆9941万吨,同比增长11.4%,占全部粮食进口量的六成以上。从进口来源地看,大豆进口来源地主要是巴西、美国、阿根廷等国家,玉米进口来源地主要是巴西、美国、乌克兰、保加利亚等国,小麦进口来源地主要是美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哈萨克斯坦、法国、俄罗斯等国,欧盟和黑海地区不是我国粮食进口的主要来源地。粮食进口多元化格局的形成,使得我国能够有效应对外部环境的复杂性、严峻性、不确定性。

谈到红海危机对全球粮食贸易的影响,就不得不说俄乌冲突和巴拿马运河水位下降对全球粮食贸易的影响。俄乌冲突持续近两年时间,黑海粮食走廊运输受阻,对乌克兰粮食出口影响甚巨。极端干旱天气导致巴拿马运河水位创历史新低,影响大型货轮通航,进而影响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粮食出口。一般情况下,美国西海岸港口直接出口大豆到中国,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大豆需要经过巴拿马运河出口到中国。有的运粮船为了避开巴拿马运河堵塞而改道苏伊士运河,又遭遇红海危机,它们要么选择绕行南非好望角,要么选择返回巴拿马运河继续排队等待通行,无论怎样选择,运输效率都会大幅下降,运输成本大幅增加。

地缘政治冲突和极端天气仍然是影响当前全球粮食安全的重要因素。地缘政治冲突叠加极端干旱天气,导致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这两大全球贸易通道相继阻塞,非常罕见。各国应该携手合作,共同努力,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,确保红海水域畅通,维护全球贸易秩序与粮食安全。(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刘慧)